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我们默默跟着

发布时间:2018-09-27 15:37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吃完早餐,想先回旅店拿些东西,又往回走过两条街,却找不到昨晚住过的那家旅店。赶快问人吧,可是,连旅店的名号、门牌、街道都不知道,这回才真正傻眼了。幸好遇到一位干部模样的人,虽然潮州口音很重,总算能够沟通。那干部在问明情况以后,热心地带她俩……

吃完早餐,想先回旅店拿些东西,又往回走过两条街,却找不到昨晚住过的那家旅店。赶快问人吧,可是,连旅店的名号、门牌、街道都不知道,这回才真正傻眼了。幸好遇到一位干部模样的人,虽然潮州口音很重,总算能够沟通。那干部在问明情况以后,热心地带她俩到汽车站附近,很快就找到那家旅店。

说着这样的傻事,她俩不但不尴尬,还高兴得笑个不停。因此,她俩得了个外号:快乐的马大哈。这时,在空旷的荒山上,我们刚刚脱离险境,谈论什么话题并不重要,只要说话,甚至几声笑语,都会让每个人心头充满温暖。忽然,好像听到不远处有人在说话,我们就主动打招呼。果然,是党支部书记黄荣先。不到十分钟,黄支书打着手电筒,爬上山头,来到我们面前。太高兴了。黄支书也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人,几年的农村基层工作,把他磨练得老成多了。他一见到我们,就关心我们的安全。他说,以后无论发生什么紧急的事,都要跟着我,如果我不在,就找社长邓昌淼,千万不要往山上乱跑。他喘了一口气,又告诉我们,现在我们脚下这个山头,是广东和广西的边界。火龙已经烧到广西那边去了。我们先找个地方歇一歇脚,天亮以后再回家。

我心情有些沉重。刚才我们的鲁莽行动,幸好没有闹出大乱子。对于支书来说,与其说上山救火,不如说专为寻找我们。黄支书在前头带路,我们默默跟着。也许我们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夜,也许脚下走的是一条山间小径,更重要的是有黄支书引路,走起来就轻松多了。大约走了一个小时,来到一户人家。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