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农庄的幸福生活

发布时间:2018-09-28 13:25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人多地少,按当时潮汕各县实际人口,平均每人只能分到五分田(耕地)。潮汕农业以种植水稻为主,向来有深耕细作和间种、覆种的传统习惯,水稻亩产大多在八百至一千斤上下。因土地利用率高,加上追求高产量,除不断改进耕种技术之外,增加肥料和合理施肥,是最……

人多地少,按当时潮汕各县实际人口,平均每人只能分到五分田(耕地)。潮汕农业以种植水稻为主,向来有深耕细作和间种、覆种的传统习惯,水稻亩产大多在八百至一千斤上下。因土地利用率高,加上追求高产量,除不断改进耕种技术之外,增加肥料和合理施肥,是最重要的物质保证。高质肥料靠两种:东北大豆饼和进口肥田料。即使有这样保证,五分田年产五百斤稻谷,碾成大米四百二十五斤,也勉强只够吃潮州粥。农民说:种田如种花,食糜想卵泡。

世界上没有人像潮州人那样,跪在水田里用两只手除草。所以俗话说:读书怕考,种田怕除田草。土改平均分配耕地,每人都有一份田,但不是每人都有足够的劳力、足够的耕种技术、足够的生产资金和农具。所谓“人误田一时,田误人一年”,许多没有劳力或劳力不足的农民,开始尝到“土地回家,翻身做主人”的滋味。一九五二年十月,我参加土改复查工作队,到揭阳县桃围村,与一户贫农实行“三同”(同吃同住同劳动)。这户农民六口人,丈夫五十来岁,妻子四十多岁,两儿两女,最大的女儿刚满十岁。我来与他们“同吃”,农民大感为难,又不好意思说实话,自己偷偷去割“稻尾黄”,煮成半钵子潮州粥,叫我吃。我知道实情,晚稻未及收割,他一家已饿了十来天,听说我要来“同吃”,不得已才去稻田里割取一些将熟而未熟透的稻谷。对着那半钵粥,我眼泪忍不住就掉下来了,哪里吃得下?我连忙预交一个月伙食费,才勉强解除这家人的困境。

“土地回家”,就号召大家“劳动致富”。别说致富,连粥都吃不上。不是想法子帮助农民发展生产力,反而批判农民一家一户搞“单干”,“走独木桥”。当时有一篇小说《不能走那条路》应运而生,鼓吹“互助合作”,大批“单干是资本主义自发势力”,于是,潮汕地区就出现了第一个互助组,组长汪汉国,凑合几户孤寡人家,叫做“汪汉国互助组”。还真赶上时髦,组长汪汉国,被选中参加中国农民访问苏联代表团,到莫斯科转了一遭,回来后捉刀出了一本小册子,叫做《汪汉国游苏联》,大肆宣扬苏联集体农庄的幸福生活。

上一篇:大众之间的鸿沟 下一篇:扶著史老师跑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