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馆的阶级教

发布时间:2018-10-04 22:14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,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,就放学回家了。小诗到了家,吃了饭,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,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。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。文化馆舞台上已经幕布道具装载齐全,幕后不时传来乐器试音的声……

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,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,就放学回家了。小诗到了家,吃了饭,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,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。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。文化馆舞台上已经幕布道具装载齐全,幕后不时传来乐器试音的声音,化了妆的演员不时进进出出,不时飘出各种戏腔的乐句试唱-……原来是黄梅戏、庐剧、花鼓戏、越剧,还有小刀戏的群众汇演。因为是阶级斗争的主题,所以文化局、教育局和宣传部的领导都来了。爸爸带小诗坐进前排,距演出只有几分钟了,领导就开始讲话。这时从小剧场旁边的树丛后突然传出了‘青春舞曲’的歌声,爸爸一没留神,小诗已经不见了。

“太阳下山明早依旧爬上来,花儿谢了明年还是一样的开,美丽小鸟飞去无影踪。
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,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。
别得那呀哟别得那呀哟,我的青春小鸟一样不回来。”

那声音时隐时现,好象一只小鸟在林丛中跳跃,一会儿到东,一会儿到西。小诗在平房的巷道里穿来穿去,好象都不是,他揉揉眼睛,“史老师,你在哪里?我想看你。”他又绕过一排平房,声音消失了。小诗灰头丧气,只好找原路回去。就在这时,在墙的那一边,又悠悠传来了“青春小鸟……”的歌声,是史老师!小诗一看墙根就是一棵树,他三两下就爬上去了。听到一声婉丽的呼唤:“哎哟,是你啊!”他把头从树枝后伸出来,就见那间平房连窗帘都没挂,史老师正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,那男人在她脸上吻著,又吻她的脖子,最后吻她的嘴,史老师发出轻声的呻唤。小诗赶快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,他不相信史老师是这样的,又听到史老师小声哀求的声音:“不要!不要!”他透过指缝,就见那人在史老师身上摸著,一下就把史老师衣服脱掉了。史老师颤颤的雪白美丽的胴体就站在屋子中间,一道白光,史老师已经被那人抱到床上去了……窗帘轻轻地拉上了……小诗浑身发抖,“史老师怎么是这样的人!?”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感到受到极大的侮辱,泪水慢慢汨出来了。“丽丽!去接一桶水来。”忽然传来丽丽妈妈的声音,原来对面是话剧团宿舍了。小诗朝下看,就见到自己以前走过的巷口,丽丽穿着一身紧身蓝花小袄,正从靠近巷口的一间小平房拎着一只小水桶走过来了。小诗抹抹眼泪,准备下树,已经来不及了,丽丽就站在墙那边的窗下朝树上看着自己。他忽然感到一阵疚痛,倏倏地从树上爬下来了。

上一篇:印象特别深刻 下一篇:叔爽朗地笑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