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千里追风

发布时间:2018-09-14 13:41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接下来,小阿姨买菜转来了。接下来,是阿宝爸爸赶回来。阿哥、嫂嫂立起来,阿哥说,爸爸。嫂嫂说,爹地。阿宝爸爸不响。坐下来抽香烟。阿哥说,爸爸身体好吧。阿宝爸爸不响。嫂嫂拿出一盒巧克力糖、两条三五香烟、几盒药。阿宝看药名,是香港老牌三耳氏跌打……
“接下来,小阿姨买菜转来了。接下来,是阿宝爸爸赶回来。阿哥、嫂嫂立起来,阿哥说,爸爸。嫂嫂说,爹地。阿宝爸爸不响。坐下来抽香烟。阿哥说,爸爸身体好吧。阿宝爸爸不响。嫂嫂拿出一盒巧克力糖、两条三五香烟、几盒药。阿宝看药名,是香港老牌三耳氏跌打红胆汁、蚬壳胃散、星嘉坡南洋金老虎猛虎十八蛇千里追风油等等。此外,阿哥拿出一只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的厚信封。阿宝爸爸说,这是做啥。阿哥说,我也不晓得买点啥,一点铜钿,爸爸姆妈可以用,爸爸年纪大上去,要多注意身体。阿宝爸爸说,这药是做啥。阿哥说,外面人讲,大陆人全部要劳动,挑河泥,挖防空洞,做砖头,吃得也不好,因此……阿宝爸爸说,全部拿转去。阿哥说,啥。小阿姨说,姐夫,做啥啦。阿宝爸爸说,大陆大陆,大陆有啥不好,吃得好穿的好,人人笑咪咪,讲这种咸话,我不得不怀疑。阿哥说,我听不懂。阿宝爸爸说,不要忘记,我以前做的是地下工作,我有警惕。阿哥说,我晓得的。阿宝爸爸冷笑一声说,得不到详细情报,啥人会晓得我有胃病,我有风湿,肩胛上有老伤。阿宝说,爸爸。阿宝爸爸说,现在是啥形势,海外情况是啥,我全部清爽。阿哥说,海外有啥,我自家做自家事体,做贸易,做非洲生意。嫂嫂说,爹地,香港老百姓,就是揾食艰难,发达也难,不想这种怪事体的。阿宝爸爸说,啥。嫂嫂说,香港这代人,其实是苦的,我当时工作也难寻,看看人家有雪柜,为啥我家冇呢。阿哥说,是呀,有的人,饮得起几万一瓶的红酒。我当时是住板间房,有饭食就行。揾食难,样样做,跟车送可乐,油公仔、钉珠仔穿胶花,剪线头。我香港过房爷,香港叫老窦,我读初中就过身了,寻份工作,还要铺头担保,我样样自家来。我是无产阶级。阿宝爸爸说,因为艰难,就去做情报。阿哥说,啥。阿宝爸爸说,多讲无啥意思,当时因为工作需要,寻了一个过房爷,人已经到了香港,就是两条心,两条道路了,还有啥好讲的,已经成为历史了。现在大家,路归路,桥归桥。好吧。阿哥不响。阿宝爸爸拍一拍信封说,里面有多少。嫂嫂说,5千港纸。阿宝爸爸拉开嫂嫂皮包,拿起台子上的信封、香烟、药品等等,一样一样,全部装进去。
上一篇:热潮开始消褪 下一篇:教育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