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吃糠咽菜

发布时间:2018-09-12 14:01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天快黑了,刘全和老林告别后,摇摇晃晃的往家的方向走。 打开家门,香椿正搂着两个孩子在床上坐着。 刘全摇摇晃晃的走到床前,眯著醉眼看着妻子:孩他娘,俺没本事,养不活这一家人,你也回家吧 香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全子,俺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吃糠……

天快黑了,刘全和老林告别后,摇摇晃晃的往家的方向走。

打开家门,香椿正搂着两个孩子在床上坐着。

刘全摇摇晃晃的走到床前,眯著醉眼看着妻子:“孩他娘,俺没本事,养不活这一家人,你也回家吧……”

香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“全子,俺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,吃糠咽菜我都跟着你。多少苦日子咱都熬过来了,这次也一样能熬过去的。”

“孩他娘,今天咱们就断顿了,没粮了。”刘全喷著满嘴的酒气,对香椿说道。

“俺知道,俺去挖了一下午的野菜,咱们家还有些土豆,咱们饿不死的。吃糠咽菜,咱们也得一起吃,就是死,咱们一家人也得死在一起。”

吃糠咽菜,吃糠……

刘全忽然想到邻居吴大牛家里养著猪,猪不得吃饲料吗?对,好主意。

“等著,咱们吃糠……”刘全跌跌撞撞的走出门去,身后,哭泣的香椿喊着他的名字,“全子,你上哪去啊你?”

刘全在两家的篱笆处找了个豁口挤了过去。

慢慢的摸到大牛家的仓房,伸手一摸,仓房的门没有锁。刘全推开仓房的门,借着月光看到靠墙放着一堆袋子。其中一个袋子的口敞着,里面还有个铁撮子,装的正是吴大牛用来喂猪的饲料。

刘全想拿动那个开着口的袋子,但大概是因为酒喝的太多了,没有拿动。

刘全转身看了看,见到地上有个小袋子,就弯腰拣了起来,拿着那个铁撮子,装了一撮玉米面和糠麸的混合物。用手一提,发现很重,脚下又飘得厉害。

算了,就这些吧,怎么也够吃一天。刘全这样想着,提着袋子转身想走,却不小心碰倒了那个敞着口的袋子。袋子倒地,饲料跟着撒出来一些。

刘全无可奈何的放下小袋子,用铁撮子和手把撒出来的饲料收了回去,但毕竟还是有些没收起来。

上一篇:,节约能源 下一篇:热潮开始消褪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