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伤感说说 >

伤感说说

订阅
  • 叔爽朗地笑

    TAG:

    3里多的路程,小诗回到家已经4点多了,妈妈已经在家了,小诗背着小书包,揣著小板凳,硬著头皮往门里走。妈妈一看,扬起擀面杖,揪住衣领就说:都说你变好了,今天中饭到哪去了?你要...

  • 馆的阶级教

    TAG:

    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,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,就放学回家了。小诗到了家,吃了饭,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,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。小诗就跟爸爸一起...

  • 印象特别深刻

    TAG:

    从互助组开始,一步紧似一步,毛加快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,驱赶农民加入农业劳动合作社的同时,实行粮食统购统销政策,取缔粮食市场,强迫农民交公粮并卖余粮(实际上多是农民自己的口...

  • 远山如黛如烟

    TAG:

    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外地人,一下子学不了农民的办法。不过,要吃饭就得做饭,要做饭就得上山砍柴火,我们的办法是全家出动。这天一早,我们带齐了斧、锯、砍刀、绳子、担挑和灌满开水...

  • ‘名菜品尝会’

    TAG:

    除了警卫班留守金字塔外,所有钢铁战士全都散去。许多人已经多天未曾洗过澡,抓紧时机都洁身自好去了。有些对厨艺特别感兴趣的人,就自动跑去伙房帮厨。少数有特技的人,更乐意在庆功...

  • 她怀里熟睡的我

    TAG:

    他们在家人和朋友参加的一个小小的典礼中结婚了。她穿着他妈妈以前的结婚礼服,礼服上镶饰著精致的蕾丝和小小的花朵。而她哥哥在最后一刻,出其意料地出现了,刚刚好来得及送她离开。...

  • 暗夜哭声

    TAG:

    我想,我也一直为这件事感到愧疚。乔吉说。 说到这个,你已经决定了要念大学了吗?道维斯先生问。 嗯,我是申请到学校了,但并没有拿到奖学金。乔吉说着,声音中带着点听任事情发展的...

  • 帆船里头

    TAG:

    道维斯先生耸了耸肩。那时候,我才不过是个小男孩罢了,知道个什么事呢? 它就是你抓到大海鲢的时候坐的那艘船吗?乔吉问。 没错。我们小的时候,我最要好的朋友和我几乎所有的时间都...

  • 一群海豚相遇

    TAG:

    要去注意风在水面上形成的方式,他说。你可以从水纹上远远就看出有一阵风将吹过来。 他指著海面上那个从远处慢慢过来,愈来愈大的那个稳定的浪潮。 看到它来了吗?现在,你可以在它来...

  • 悲欢离合

    TAG:

    听到她要退学的消息,招她来的那个老师终于沉不住气了,迳直找到她,急得说话都不利索了,热热的手臂拽住她的手,重复地说:你刚刚才上学呀,怎么能就这么退学了?要拿毕业证的呀。 ...

  • 草坷上凝著霜

    TAG:

    朱锦心里不耐烦极了,她按捺著自己上前掀桌子的恶气,把他们那盆泡干菜的盆──一脚踢翻,反正是没有下回了,这个男孩子,是最后一回在这里了。她不允许他再来了。 那一顿饭菜无比的...

  • 柔媚深情的思念

    TAG:

    然而,男女之间的决裂,并不需要很多的回合。只是许多个电话打过去,总是不通,似乎是她的来电被设置了屏蔽,还有她狂轰滥炸,昼夜不息的手机短讯和邮件,无论是最恶毒的谩骂还是最柔...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