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着清洁车进巷子

发布时间:2018-10-04 22:15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志刚!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。门开了,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农村拉碾图加线条,小诗进了屋,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,志刚看了一下,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,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,粗粗的几根线条,已经勾勒……

志刚!”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。门开了,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‘农村拉碾图’加线条,小诗进了屋,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,志刚看了一下,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,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,粗粗的几根线条,已经勾勒出主要动态。志刚问是谁,小诗就告诉了那天家里包饺子买醋时看到的事情。志刚说小诗的普通白纸不好,就拿出几张素描纸给小诗,说是自己在北京美院的叔叔带来的。小诗看了志刚画的素描,画面上有三个人物,那个拉绳的小孩似乎还不太突出,提了点意见。志刚问那张‘纤夫呼号图’画得怎么样了,小诗就告诉他,自己还是生活体验不够,哪天应该去写生的。俩人又聊到雷开夫的事。

那天,小诗和志刚到魏婆婆家看望。隔条墙就是贫民窟,深深的巷子里,全是铁皮房。婆婆家生銹的铁皮屋顶透著光,屋里只有一张床,门口一只煤球炉,婆婆正在用扇子扇火。

小诗和志刚喊了声婆婆,小诗带来了家里妈妈做的煎饼。婆婆应了一声,走到水龙头前,从篮子里倒出从菜场拣来的烂菜叶、鱼虾,小诗上前帮助婆婆洗。婆婆就坐下来,梳头发。

小诗就问:“婆婆,我们在街上看见雷开夫,为什么他给抓起来了?”

婆婆也不说话,走进屋里。小诗和志刚跟进里屋,看墙上贴著雷开夫以前演出的大幅照片。那应该是《大雷雨》剧照。墙角有一个大筐子,里面堆了很多破旧杂物,婆婆一脸怨忿。

邻居是个街道清洁工,拉着清洁车进巷子,解开口罩,吃了一惊,把他俩拉到屋檐下小声说:“他妈妈早就死了。他们家原来也不在这里,在洪家大院那边……”靳阿姨指指外面,小诗知道洪家大院是解放前的老院子。“他的伯伯是共产党里的高官,1962年蒋介石反攻大陆,他上了北京大学第二年就被开除了。他伯伯也不敢资助他了。大概就是因为他爸爸是台湾的,听说他在学校时就有点不正常了……”

“那天警察来抓的时候,打了雷开夫,婆婆从那一天起就再没说过话。”说着指指婆婆,“可能也疯了。”正说着,就见婆婆把那个筐子拖出来,用手指指,“嗯”了两声,在一旁坐下。靳阿姨说:“那些东西她不要了。”小诗和志刚就翻检筐子,又找出来几本书。婆婆就把筐子里的纸都倒在地上,撕了几张纸,就往炉子底下塞,点火要烧,原来炉子熄了。小诗和志刚就上去帮助婆婆重新起炉子,又从筐里发现了一本中文版《西方著名演说选》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