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没有感觉不妥

发布时间:2018-09-28 13:29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邓组长第一次主持学习会,是各人自报家门。邓组长首先自报:四川人,出身雇农,参军后从东北打到广东,现任连长。雇农证明苦大仇深,连长说明身经百战,凭这两点就足以令我们这些知识份子感到自卑。大家自报完毕,邓组长当众宣布:从现在起,由副组长负责主……

邓组长第一次主持学习会,是各人自报家门。邓组长首先自报:四川人,出身雇农,参军后从东北打到广东,现任连长。“雇农”证明苦大仇深,“连长”说明身经百战,凭这两点就足以令我们这些知识份子感到自卑。大家自报完毕,邓组长当众宣布:从现在起,由副组长负责主持学习。我好像被黄蜂螫了一下,不由自主地站起来,连连摇头:“不──不敢。”

邓组长也站了起来,瞪着我说:“你先坐下。我告诉你,我是共产党员,你是青年团员,我是组长,你是副组长,我是雇农,你是大学生,不管怎说,你都得服从我。”

秀才遇着兵,有理无理都说不清。我硬著头皮主持学习,解放军组员个个热烈发言,一套一套的新名词,“清匪反霸”、“阶级仇民族恨”、“地主恶霸”、“蒋匪帮”、“美帝国主义”、“和平土改”、“右倾主义”、“坚决斗争”、“无情打击”,最后总是邓组长三言两语就结束学习会。我的同学私下取笑我:“你像生炉子用的刨花,开个头完事。”

有一天上午,阅读学习资料。大家围坐在一张长方形木桌子,邓组长就坐在我的正对面。和往常有些不同,解放军组员不像往日那么情绪昂扬,只有少数人阅读,有的还念念有词,断断续续,十分困难。多数人显得有些烦躁不安,有的不停抽烟,有的大声咳嗽、打哈欠,邓组长更是肆无忌惮,抽出他那把驳壳枪,摆在桌子上,一边拆卸一边擦。

我是学习主持人,公然在我面前擦枪,别说走火,起码对我不尊重,影响全组学习,也是很不应该的。我无法再忍受下去,就向邓组长摆摆手,小声地说:“大家都在阅读文件,你快收起来吧!”

“快完了,快完了。”他连忙收拾枪械组件,最后装上弹匣。

砰!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,大家都吓了一跳。我立即站起来,活动一下胸部,没有感觉不妥。紧挨着我右手边座位的一位李姓同学,也跟着我站了起来,全身摇摇晃晃。

我转过头一看,李同学两眼发直,左胸冒出一片鲜血,不禁惊叫一声:“流血!”

听到我的叫声,李同学低头看了一眼,就昏迷不醒。我连忙抱住李同学,大声叫起来:“快!送医院!”

令我不解的是,直到送走李同学,身经百战的解放军英雄邓连长,脸无血色,呆若木鸡。后来听说,邓连长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。这次擦枪走火,虽伤人并未殒命,罚关禁闭之后,就解甲归田去了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