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一种舒张和轻盈

发布时间:2018-09-21 15:03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十四岁时,朱锦念完初中,稀里糊涂地,被一所戏曲艺术学校下了通知书,录取了。她并没有学艺的念头,却是被来挑人的老师一眼相中的,那瘦瘦的一根小人,双瞳如水,鼻梁笔挺,眉宇间有股清刚之气,宽肩细腰,长身玉立,落在懂梨园行的人眼里,天生的一个生角……

十四岁时,朱锦念完初中,稀里糊涂地,被一所戏曲艺术学校下了通知书,录取了。她并没有学艺的念头,却是被来挑人的老师一眼相中的,那瘦瘦的一根小人,双瞳如水,鼻梁笔挺,眉宇间有股清刚之气,宽肩细腰,长身玉立,落在懂梨园行的人眼里,天生的一个生角儿!

她没有童子功,得从最基础的毯子功开始练起,拿顶,下腰,开一字马,早早晚晚地泡在练功房里。渐渐地开始虎跳,翻扑,单斤斗,单蹑子、单云里加关,长斤斗。

异乡的秋天的阳光照进练功房里,空气里有桂子的甜香。光里头的练功房,浮游著毛茸茸的灰绒,在阳光里幻化出一个一个浑圆的光柱。她从地板上一次一次地踮脚起跳,身体起空,融入光圈,那透明的一刻,她的身体不再是肉体,带着灵力,能飞起来,在空中飞一会儿。

朱锦喜欢练功,一招一式,规规矩矩,无穷重复,那规则里头自有一种舒张和轻盈,能心领神会,却是难以言表的。她喜欢这无穷尽的重复,每一个招式都那么奇特,她还是好奇的,好奇人的身体可以如此曼妙,如此灵活、纤巧、千变万化,不是文字却自有万语千言。譬如那以桨示船、以鞭示马,一个招式间便是千山万水。还有戏文,时间一律都是遥远的很久以前,惊涛骇浪的历史往昔都只是如今的一行字,年月日。戏本里一行一行的道白,都是美雅的古文,那唱辞更是,美得人要醉过去的。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