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穿上了衣服就向家跑

发布时间:2018-09-29 14:08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史老师一把冲到后门口,扒住铁栏杆,大声喊:开夫!开夫!就见一排树下的一个铁笼里,像关着大猩猩一样关着一个人正拼命地摇撼着栅栏,发出咯啷咯啷的震响,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腑的喊声:自由!!!,那铁笼门光的一声轰然打开,雷开夫蓬头垢面,破衣烂衫,浑……

史老师一把冲到后门口,扒住铁栏杆,大声喊:“开夫!开夫!”就见一排树下的一个铁笼里,像关着大猩猩一样关着一个人——正拼命地摇撼着栅栏,发出“咯啷咯啷”的震响,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腑的喊声:“自由!!!”,那铁笼门“光”的一声轰然打开,雷开夫蓬头垢面,破衣烂衫,浑身是血,戴着脚镣手铐,走出来了。“开夫!开夫!”,史老师眼睛里燃烧着狂喜,闪著泪花,两手插进栏杆里,发出悲痛欲绝的哭喊……

雷开夫目光里闪烁著狐疑,拖着脚镣向前蹒跚了两步,就栽倒在地,身子重重地撞在草地上。史老师从栏杆里抽回手,发疯似地爬上铁栏,提着裙子跳进去了。刚跳下,栽了一跤,又爬起来,不顾一切地冲上前,扑到雷开夫身上,痛苦地哭叫起来:“是我!是我啊!”

一群保卫人员上来了,小诗还抓着铁栏在看,一只手把他板过来,喝问道:“这里是精神病院,知道吗?”小诗说:“史老师不是神经病!”“她不是精神病怎么自己往里面跑?”那声音说。小诗说:“她和雷开夫是朋友!”“所以她就是神经病人!”“你们才是神经病!”小诗舌枪唇剑:“你们把所有的人都逼成神经病!”“说什么?”那人一楞!“你这个小神经病,抓起来!”小诗一把挣脱那人的手,提上书包衣服就冲上了马路,穿上了衣服就向家跑。

一路走,就看见马路两边都增添了新的横幅标语,各交通道口都在竖立新的宣传牌,路上行人看热闹似的,似乎都有点亢奋……市中心人头攒动,报栏前围了好多人,小诗挤上前,是1966年6月1日的《人民日报》,头版右边发表了聂元梓的大字报,左栏同时发表评论员文章《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》,文中写到:“凡是反对毛主席,反对毛泽东思想,反对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的,不论他们打着什么旗号,不管他们有多高的职位、多老的资格,他们实际上是代表被打倒的剥削阶级的利益,全国人民都会起来反对他们,把他们打倒,把他们的黑帮、黑纪律彻底摧毁。”观看的人,有的谔然,有的困惑,也有的兴奋。小诗一路向家走,看到一些学生兴高采烈地走着大声说笑着,已经有些人开始在街上散发传单。霓虹灯亮的时候,市中心已高高树立起一座伟人的巨幅画像,画像上他面容慈祥,红光满面,正在照亮世界革命的方向。围观的人都欢欣鼓舞,天空有无数道光柱在移动,好象普天同庆,城市已经发出了吉祥的红光。

上一篇:惜墨如金 下一篇:吓坏了,那是

推荐图文

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