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回旋

发布时间:2018-09-21 15:02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朱锦 还迷上了看戏。那些,悠长,缠绵,婉转千百回依然迤逦缠绵的唱腔,慢悠悠的前朝的时光,杨柳枝映着白粉墙,远远的一影青山,桃花渡口,湖水蓝的垂幔布景,锣鼓铿锵,丝竹管弦,行头华丽。 在古典的时光里,忠和义,恩与情,都是厚重的,纯粹的。彼此以……

朱锦还迷上了看戏。那些,悠长,缠绵,婉转千百回依然迤逦缠绵的唱腔,慢悠悠的前朝的时光,杨柳枝映着白粉墙,远远的一影青山,桃花渡口,湖水蓝的垂幔布景,锣鼓铿锵,丝竹管弦,行头华丽。

在古典的时光里,忠和义,恩与情,都是厚重的,纯粹的。彼此以命交付。桃花树下的少女,看一眼前来讨水喝的书生,便可以为这一面,相思至死。住在寒窑里的王宝钏,可以为一个远征的男人,苦守寒窑十八年;风尘之中百媚千娇的苏三,将所有的积蓄送给上京赶考的书生,约好百年誓盟。在那山长水阔人海茫茫的朝代,一走开便再也看不见那个人,是渺茫的誓盟,然而他们从不怀疑誓言的力量。她再见到他时,是犯案的命妇跪在朝廷官人的公审堂上,他救下了她。所有的故事都历经艰辛磨难,然而有一个花团锦簇吹打鼓舞的大团圆的结局,让人放心。

这现实里的学校,现实里的生旦净末丑,老师们个个都会吹拉弹唱,然而一个个都油渍麻花的,满脸市井小民的精明。

有一个唱花脸的,朱锦每每见到他,总是早自习后,骑一辆自行车拐向家属区,车筐里堆著从菜市场精心挑选回来的菜肴,车龙头上挂着一副猪肉,很是经济会过的样子。寻常则是捧著一只套著竹络子的罐头瓶子,那里头的茶叶和积累的茶垢,看起来和他的年纪一般大。那只茶缸和主人总是出现在门房,那里总有一盘对弈的象棋,不分晨昏无论春秋。然而,上了台,竟然也演得来楚霸王,左眼画了涛字眉,拖着一条枪,苦楚地摊开手,无能救那倒在他脚下的虞姬的命。那啊呀呀的苦楚,唱起来绕梁游走,屋顶上都是他悲怆又豪气的唱腔在回旋。

上一篇:沉默是金 下一篇:平静祥和的感觉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